分享到:

柏杨遗孀:《丑陋的中国人》应“功成身退”了

柏杨遗孀:《丑陋的中国人》应“功成身退”了

2021年11月25日 21:43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视频:柏杨遗孀停发《丑陋的中国人》:避免沦为“去中国化”的工具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国人的人格正在逐渐成长,带着一颗健康的心,精神和肉体都在成长。

  关于柏杨的著作《丑陋的中国人》不再出版以及拒绝授权现在的台湾教科书摘录柏杨《丑陋的中国人》,柏杨先生的遗孀张香华女士日前接受了中新社记者专访。

  张香华女士表示,到今天,《丑陋的中国人》应“功成身退”,与台湾的远流出版社和大陆的人民文学出版社2024年合约到期后,《丑陋的中国人》一书将永远不再发行。

夫妻合影。张香华供图
夫妻合影。张香华供图

  以下为访谈实录摘编:

  问:您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柏杨生前说‘当中国进步了,那就可以不要看这本书了’。”您也拒绝将柏杨著作《丑陋的中国人》摘文选入台湾地区中学一年级的语文教材。请问您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张香华:柏杨生前说“当中国进步了,那就可以不要看这本书了”,意思是说当中国人不再沉溺于过去的封闭、保守、做事不实在的毛病里,我们就会有新的目标要追求,这本书就应该废掉。

  如果柏杨在世,看到当下台湾年轻人渐渐被“去中国化”洗脑,抗拒两岸统一,他一定会非常生气!他曾不止一次对我说,“台独”之时就是统一之时。在他坐牢期间,有很多“台独”人士是医生,但柏杨病了都不找他们看,意思很明确:我是统派,你是“独派”,哪怕关到一个笼子里,我也不愿意你给我看病。

  民进党当局企图利用柏杨的作品搞“去中国化”,此时更应该停止发行,才不会被民进党利用其书名来辱华。民进党当局在课纲中推行的“去中国化”,是在毁坏我们的民族。

  《丑陋的中国人》1985年在台湾出版,距今已经三十余年。他写这本书,矛头直指的是当时台湾国民党当局的官场。所以,读这本书,不能脱离当时的时代背景,一定要有相应的历史知识储备,对于中学一年级学生而言并不适合。我不同意授权现在的教科书摘录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一大原因,在于对现在台湾教育和新课纲“去中国化”甚至“反中”无法苟同——在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的情况下,即便读了柏杨的文章,又怎能领会柏杨的精神?

  当下的中国文明比三十年前已经进步了,比如其他国家都没有中国的扶贫工作做得这么好,还有自疫情以来,中国的防控力度和国人的配合程度,让我十分感动……所以,这本书现在就应该停止发行了。

柏杨在书房。张香华供图
柏杨在书房。张香华供图

  问:从文学或思辨性角度来说,《丑陋的中国人》是否有必要永远停止出版?

  张香华:一本书的创作,有特定的时代背景。柏杨生前说“当中国进步了,那就可以不要看这本书了”,中国人的人格正在逐渐成长,带着一颗健康的心,精神和肉体都在成长。不会再欺骗自己说:自己没有任何缺点。不再沉溺于过去的封闭、保守、做事不实在的毛病里。所以到了今天,我们就会有新的目标要追求,这本书就应该废掉。

  问:我们看到,2006年您亲自来到大陆,把11745件文献文物捐给中国现代文学馆;我们也知道,台湾相当多的学术机构希望可以收藏这些文献。请问,您二位是怎样做出捐献给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决定?

  张香华:我们与作家周明结识于1987年,此后的20余年,我们双方常有书信往来。后来周先生邀请我来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参观,给我们开放了书库和手稿库,我看到后大为意外,里边的设备非常现代化,比如为了防止珍贵的纸质稿纸变形、发黄,里面的温度、湿度都有严格的掌握。回台湾后,我跟柏杨先生介绍,“中国现代文学馆是新开的一个馆,硬件设备,如温湿度控制系统都非常新颖,值得信任,又有国家的全力支持,馆藏与研究推广条件符合国际水准。”先生听了以后很高兴,跟我说:“那就决定把这些东西捐给中国现代文学馆吧。”

  之后我们几番商量,正式签订了一份捐赠协议。为了扩大影响,我们在台湾也举行一个捐赠仪式。

柏杨在写作中。张香华供图
柏杨在写作中。张香华供图

  问:您曾归纳柏杨过去著作“十年小说、十年杂文、十年历史、十年通鉴”,而今物换星移,未来对柏杨作品的关注,不妨放在他的历史、通鉴上。《柏杨版通鉴纪事本末》精装版首次10月已经由东方出版社在大陆推出。请问,您如何向大陆读者推荐和品鉴这套书?

  张香华:司马光当初写《资治通鉴》,主要是给帝王看的。到今天,我们作为人民的一份子,同样也可以当作一面镜子,来了解历史的发展、发掘更多的珍宝。不但可以作为现在的镜子,你要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了解中国现在的政治,了解中国现在的状态,要寻找它的根、它的源,那么,这个根、这个源,要从中国历史里找,而《资治通鉴》是最好的一本史书。

  至于说到《柏杨版通鉴纪事本末》,因为它是以事为主,不是编年体,很流畅,历史事件都很完整。柏杨写《柏杨版通鉴纪事本末》,就是为了在写了《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之后,能再有一部比《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更易入门的白话版《通鉴》读本。

《柏杨版通鉴纪事本末》精装版书封。东方出版社供图
《柏杨版通鉴纪事本末》精装版书封。东方出版社供图

  问:请问您在疫情之前最后一次来大陆是什么时候?去了哪里?看到、听到或有什么感触?如果疫情结束后来大陆,您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张香华:新冠疫情前最后一次来大陆的时间是2019年12月份来深圳,那次是为了见东方出版社的责任编辑王莉莉老师,我们都很感慨深圳发展的日新月异,一同去了很多有特色的饭店吃饭。听了莉莉老师介绍,看到出版社的发展我特别高兴,出版的思路和装帧水平、创意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如果疫情结束再来大陆,我最想到北京的香山饭店跟我的朋友们一起吃美食。

  记者:应妮

【编辑:陈文韬】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si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