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专业的钢铁企业资讯平台   收藏本站 |  设为主页
今天是: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协会新闻 >
去杠杆的根本目的是救活实体经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 发布时间:2017-09-20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钢铁企业网   【字号: 】    

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

记者 徐可可

  在国家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大趋势下,钢铁行业打响了去杠杆的攻坚战。钢铁行业的高负债率如何降下来?对于债转股中出现的问题该如何看待?去杠杆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近日,带着这些问题,《中国冶金报》记者走访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探讨钢铁行业去杠杆的可行之路。

  降低负债率须“三管齐下”

  2016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9.6%。对于这个数值,刘瑞认为,钢铁行业近70%的负债率虽然在预料之中,但不能长期如此。

  “钢铁行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资产负债率高是必然的。在钢铁需求量比较大的时候,钢铁企业的原料采购和产品输出速度都很快,资金周转速度也比较快。近几年,钢铁产能过剩,钢铁企业的产品卖不出去,导致库存增加,进而使得流动资金被大量占用,资金不能快速周转,导致企业负债率偏高。可见,钢铁行业的高负债率与产能过剩密切相关。”刘瑞表示。

  相关数据显示,钢协会员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于2008年突破60%,之后逐年攀升。2014年~2016年的3年间,资产负债率平均为69.6%,2015年则高达71.04%。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中国钢铁产能约为6.6亿吨,到2015年达到峰值,在12亿吨左右,产能严重过剩。

  对于钢铁行业的合理负债水平,刘瑞认为,要与产能、库存、市场行情联系在一起判断。“目前,钢铁行业将近70%的负债率肯定是偏高了。”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去产能、去库存、重组债务链‘三管齐下’,钢铁行业的负债率才能降下来。”

  对于债务重组,刘瑞指出,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大鱼吃小鱼”,即优势企业兼并弱势企业,买断后者的债务。这个办法有利于钢铁行业整合产业链,也有利于行业未来发展,但需要警惕“小的”把“大的”拖垮。二是如果集团公司旗下的两家企业,一个债务轻,一个债务重,那么,集团公司可以采取一定手段,使两家企业的债务达到一种新的平衡状态,从而达到稀释债务的目的。

  “明股实债”要从更高层面协调解决 

  今年初以来,一些钢铁企业与银行签订了债转股协议,但据一部分企业反映,在债转股过程中,出现了“明股实债”的现象:债转股变成了债转债,只是短债变成了长债,有的债转股利率还高于平均贷款利率。

  对此,刘瑞认为,对于钢铁企业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平等条约,是按照银行的意图在推进债转股。

  “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银行普遍不愿意接受债转股。因为银行贷款给企业主要是为了‘吃’利息,而债转股后,银行将从债权人变成股东,那么,银行借出的本金将一时无法收回,利息也会受到影响。因此,银行从本意上来讲,更愿意让企业还债,而非进行债转股。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就催生了短债变长债的现象。不过,一般来说,长债利率是低于短债利率的。如果短债变长债后,利率不降反升,那企业与银行之间签订的债转股协议就是不合理的。”刘瑞表示。

  对于这个问题,刘瑞建议从更高层面上来协调解决。“债转股后,利息不应该升。去产能、去杠杆的目的是降低实体经济的压力、成本,把实体经济救活,现在这样不仅不能减轻实体经济的压力,反而加大了其压力,不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初衷。因此,需要从宏观层面上来协调,使债转股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他说,“当然,如果银行确实不愿意债转股,还有第二个办法,企业可以与第三方投资公司、资产经营公司合作。这些公司将企业的债务一次性全部买下来后,再找战略投资方将其打包卖给其他公司,由其他公司去盘活资产。但是,这种方法可能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要引起警惕。”

  “总之,去杠杆的办法有很多,但是,一定不要忘了最根本的目的——把实体经济救活,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位。所以,在处理债务的过程中,既不能向着银行,把银行养‘肥’了,把实体经济拖‘瘦’了,也不能把优势企业拖‘瘦’了,继续养着半死不活的企业。”刘瑞强调。

  用市场化和法治化手段去杠杆

  钢铁行业去杠杆,需要政府、企业和银行等各方面形成合力。同时,国家一直强调,要用市场化和法治化手段做好去杠杆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企业和银行该如何明确自己的定位?

  刘瑞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有一种操作方法叫制定产业政策。“什么是产业政策?比如,钢铁、煤炭行业要去产能,政府会出台一个清单,详细规定去产能实施方法。这就是政府的产业政策。”他解释道,“去库存、去杠杆也是这个道理。政府列出时间表,具体操作办法由企业和银行决定,政府不参与其中,也不会和他们约定条件。但是,由于企业和银行都是从微观层面分析问题,他们考虑问题通常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不像政府那样具有全局意识,能够从全局出发判断产能是否过剩、杠杆率是否过高。因此,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要‘逼着’他们做决定。不过,在具体操作层面上,还是要由企业和银行‘一对一’谈判,并通过合同的方式,合规合法地将谈判事宜定下来。这就是企业债务重组市场化和法治化操作理念。”

  以债转股为例,刘瑞认为,在具体操作上,存在银企博弈的问题。“对于钢铁企业来说,债转股的一大风险就是把它的债务估值过低。在债转股过程中,存在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所有债务都有可能会按照7折、8折换算,有的甚至低至3折。一些拥有优质资产的钢铁企业,可能因为暂时资金周转困难导致负债经营,但是,他们的产线不错、工人没散、产品还在市场上流转,只是没有资金了。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债转股要以保存生产能力为前提,切忌盲目低价债转股,否则就会吃亏。”他说。

  “在债转股过程中,银行肯定是能压价尽量压价,企业是能抬价就尽量抬价,银企之间处于一种博弈的状态。这个由市场决定,政府做不了主。但是,政府要定好时间表,督促双方尽快落实。企业和银行一旦达成一致,就得按合同办事,不能单方面违约。”刘瑞指出。

  企业负债率要视自身利润而定

  对于钢铁企业来说,负债率降到什么程度合适?刘瑞认为,一家企业,判断它的负债率是否合理,第一要看它在行业里的发展水平,第二要看它的利润率。

  “如果一家企业的利润率很低而负债率很高,那么,这家企业的还债能力就非常有限。这个时候,企业必须把负债率降下来,降到它的利润能够偿还债务的程度。企业如果有10年的债务,就必须保证10年的利润增长。”刘瑞说。

  刘瑞指出,当前钢材市场价格波动很大,所以必须充分考虑风险。“在平时,钢企的负债率可以高一点,在危机时期,负债率要压低一些。压到什么程度比较合适?目前并没有一个大家都认可的理论公式可以算出确切的数字,因此,需要依靠经验去判断。一般来说,资本密集型产业的负债率要高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同时,企业的利润也会对负债率产生直接影响。利润很高的企业,负债率高一点没有关系,而利润率低的企业负债率很高就容易出现问题,因此,企业必须把负债率降下来。”他说。

  对于当前钢铁企业的债务问题,刘瑞最后强调:“企业一定要把钱花在刀刃上,防止前账还没清完,后账又累积起来,这样容易功亏一篑。”

  (实习生张玉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防控金融科技风险 要从细节入手
下一篇:没有了
高成本的根源在于
不能孤立地降成本、就成本降成本、为成本而降成本,也不能以行政方式降成本。而应认识...

中国经济三七分化
汇丰称,中国私营企业占了30%的债务,却贡献了70%的产出,国企和私企的分化越来越大,...

2017年2月海南建
建筑网4月综合报道:据建筑网(www.cbi360.net)综合数据统计显示,在2017年2月,海南...

2017年2月黑龙江
建筑网3月综合报道:据建筑网(www.cbi360.net)综合数据统计显示,在2017年2月,黑龙...

曝周杰伦空中豪宅
中国建造网3月13日讯:近日,据相关新闻人报道,周董空中豪宅曝光,修建豪宅可360度俯...

中钢企联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承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29号维亚大厦 邮编:100080 全国统一客服免费热线:400-656-5555
  Copyright©2008-2014中国钢铁企业网  京ICP备130086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