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专业的钢铁企业资讯平台   收藏本站 |  设为主页
今天是: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协会新闻 >
余永定:资本外逃规模仍不容小觑 发布时间:2017-07-27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钢铁企业网   【字号: 】    

  尽管2017年上半年中国对外投资规模显著下降,但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提醒称,中国统计在案及未统计的资本外逃的规模仍不容小觑。
  近段时间,随着人民币汇率企稳,个人换汇导致的资本外流有所减少,“至少没有那么强烈的动机,而不少企业仍然是有强烈的动机的”。余永定对财新记者表示。
  正常的资本外流,政府只能用宏观经济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加以调节,但资本外逃则必须通过资本管制加以遏制。在中国,资产外逃是指未经批准的、违法违规的资产外流。资本外逃同资本外流的最主要区别在于它的不合法性。但资本外逃和资本外流有时也难于区分。例如,某些资本的流出虽然经过合法手续,但目的是洗钱、鲸吞国有资产,因而实际上也是资本外逃。
  6月底公布的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显示,2015年和2016年,净误差与遗漏分别达到-2130亿美元和-2227亿美元。而2015年3季度至2017年1季度期间,每个季度的净误差与遗漏保持在-400亿美元到-900亿美元之间,其中人民币贬值幅度较大的2015年3季度(8·11汇改)和2016年3季度(特朗普当选)分别达到-875亿美元和-752亿美元。
  7月初,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在刊于《求是》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从2014年第二季度到2016年末,中国国际投资头寸表的外汇储备下降约1万亿美元,居民对外净资产提高约0.9万亿美元,两者基本对应,这是“藏汇于民”的直接体现。
  余永定认为只有在经常项顺差为0时这一说法才是基本正确的。
  他表示,经常项顺差也会带来新增海外资产,即新的资本输出。该时间段内。中国的经常项顺差/新的资本输出约0.75万亿美元。
  因此在外汇储备减少1万亿的同时,只有当居民对外净资产增加1.75万亿美元时,才能认为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藏汇于民了。但事实上,居民对外净资产只增加了约0.9万亿美元,差了0.85万亿,换句话说,0.85万亿的净资产没有下文。
  在他看来,0.9万亿美元的居民对外净资产增加,有相当部分是从0.75万亿美元的经常项顺差中来的。例如,企业出口,获得美元,没有用掉,还让它以美元或者美元存款的形式留在手中,这就形成了新的居民海外净资产。换句话说,这样形成的居民海外净资产同外汇储备的减少没有任何关系。
  余永定承认,经常项目顺差累积额和居民海外净资产增加额之间的巨大缺口可能是统计因素造成的。国际收支平衡表上,进(出)口低报或高报、统计口径变化、汇率变化和资本增值或减值等因素都会使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之间出现较大缺口。这个缺口反映为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的净误差与遗漏项。
  他表示,按照国际标准,正常情况下净误差与遗漏不应该超过该国贸易总量的5%。中国近年则一直超过这一水平,且2015年3季度两者比例高达近9%。
  国际收支平衡表中存在巨大的、单向的、同人民币汇率存在很高相关性的净误差与遗漏,在他看来很大程度上源于资本外逃。事实上,长期以来在国内、外的许多研究中,净误差与遗漏通常被视作发展中国家资本外逃的一个代表变量。
  余永定进一步指出,在记录了资本流出额之后,从反映流量的国际收支平衡表转到反映存量的国际投资头寸表,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的资本净流出额同国际投资头寸表上海外净资产新增额之间也会出现缺口。
  他说,经常项目顺差累积和居民海外净资产增加值之间的缺口大概有71%可以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的净误差与遗漏来解释,剩下的29%大概就需要用国际收支表上的资本净流出额同国际投资头寸表上净资产新增额的缺口来解释了。
  造成这个缺口的原因不外乎是统计上的原因加上中国海外净资产的损失。也就是说,记录在案的资本流出并没有全部形成海外的真实资产。“中国的海外净资产到底有多少?我们心中有数吗?”他说。
  他强调,尽管统计原因能部分解释中国输出的净资本(经常项目顺差)为什么没有形成等量的海外净资产,但不能低估资本外逃对缺口形成的作用。事实上,资本外逃可能比“净误差与遗漏”以及“资本净流出与新增海外净资产缺口”所反映的更严重。
  就此他解释称,事实上还有很多资本外流未被官方统计记录下来。外汇局统计的都是合法的资本外流,非法的资本外流并不统计,比如通过地下钱庄把钱卷走。换句话说,在较大的误差与遗漏反映的缺口之外,很多资本外逃根本就不进入当局的统计视野,而这一具体规模也是难以查核的。
  此外,在合法流出的资本之中,相当一部分的流出其动机同资本外逃是相同的、其后果也将是相同的。他认为,最近一段时间政府严查各种海外并购大概就是基于这种认识。
  在余永定看来,相比债务、杠杆率问题,资本外流更有可能成为中国潜在系统性风险的最大来源。由于中国的储蓄率非常高,债务过高时还可以把债务和杠杠在不同部门间倒一遍,这无疑会带来很多问题,但是只要把住资本外逃的大门,就仍然可以“重整旧山河”。而资本一旦大规模外逃,中国经济就很有可能像早前的拉美国家和俄罗斯那样经历根本性的打击。 “最近的许多政策显示,政府已经充分认识到资本外逃和过度资本外流对中国经济稳定的危害,这是令人欣慰的。”他表示。



高成本的根源在于
不能孤立地降成本、就成本降成本、为成本而降成本,也不能以行政方式降成本。而应认识...

中国经济三七分化
汇丰称,中国私营企业占了30%的债务,却贡献了70%的产出,国企和私企的分化越来越大,...

2017年2月海南建
建筑网4月综合报道:据建筑网(www.cbi360.net)综合数据统计显示,在2017年2月,海南...

2017年2月黑龙江
建筑网3月综合报道:据建筑网(www.cbi360.net)综合数据统计显示,在2017年2月,黑龙...

曝周杰伦空中豪宅
中国建造网3月13日讯:近日,据相关新闻人报道,周董空中豪宅曝光,修建豪宅可360度俯...

中钢企联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承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29号维亚大厦 邮编:100080 全国统一客服免费热线:400-656-5555
  Copyright©2008-2014中国钢铁企业网  京ICP备130086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