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开腔】岳云鹏:拿到喜剧冠军前,我经历了一场“噩梦”

【开腔】岳云鹏:拿到喜剧冠军前,我经历了一场“噩梦”

2021年01月28日 11:47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开腔】编者按:

  对话热门人物,了解新闻背后的故事。一人一面,还是一人千面?开腔,不只是语言的交流,更是灵魂的触碰。在这里,新闻主角变得更加立体。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28日电 题:岳云鹏:拿到喜剧冠军前,我经历了一场“噩梦”

  记者 任思雨

  再次回到《欢乐喜剧人》的舞台,岳云鹏换了一个身份。

  当年在后台紧张到不行的选手小岳岳,如今变身成带教老师,带着张大大、李艺彤、熊梓淇、范湉湉等“欢乐人”在德云社体验和历练。

  《五环之歌》《我忍不了》……不论舞台还是社交网络上,现在的岳云鹏已是德云社响亮的招牌之一,不少人把他当作励志的人生样板,他回想起来,只感觉“一步一步就是巧了”。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来源:受访者供图。

  成为冠军

  在第七季《欢乐喜剧人》的开场表演,岳云鹏笑说,自己从小到大就拿过那么一个奖杯。

  2016年,他和孙越参加第二季喜剧人的竞演,经过一轮一轮PK,最终拿下总冠军。

  但要回忆当年的经历,他会形容那像一场“噩梦”。

来源:视频截图。
来源:视频截图。

  彼时,岳云鹏登上过两次春晚,而前一季的总冠军是沈腾;舞台上,主持人是师父郭德纲,一同竞选的还有辽宁民间艺术团的小沈阳、开心麻花的王宁、艾伦……

  他向师父坦承,要不不去了,万一实力不够两期就淘汰了,好不容易积累起的人气会损失很大,但师父不同意。

  参加节目一度让岳云鹏很崩溃,三个月里,他大部分时间都闷在一个小屋子里搞创作,“成宿成宿睡不着觉,每天都喊孙老师来,孙老师基本上就天天来,我妈天天给我们做饭吃,压力是真的非常大”。

  每期节目都要写全新的段子,直到第7、8期,“我不怕大家批评我,实在是扛不住了,我就拿出了曾经的作品《谜一样的男人》,再后来请了高老师、于老师,演了几场群口相声,那些基本上又是全新的”。

  而随着节目播出,岳云鹏的人气也开始一路走高。

来源:视频截图。
来源:视频截图。

  14岁从河南农村来到北京,做过保安、服务员,在炸酱面馆认识郭德纲,后来开始在小剧场干杂活、练习相声……从岳龙刚成为岳云鹏,那段时间,他的成名经历被大家反复谈起。

  2005年,岳云鹏首次登台说一段15分钟的作品,但只坚持了3分钟就下台了,后来的大半年都没有表演的机会。许多人都建议郭德纲劝退他,郭德纲说,就是让他扫一辈子地,也不让他走。

来源:视频截图。
来源:视频截图。

  岳云鹏记得,在赢得冠军后,他拿着奖杯去找师父,“当时我泪眼婆娑地说:‘这是属于您的,因为没有您的栽培和培养,我们不可能拿到这个奖杯。这个奖杯属于德云社,我放在德云社的办公室。’我师父说:‘你拿着,没必要,这个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

  回去的路上,他用衣服把奖杯包起来,生怕磕了碰了,后来放在家里很醒目的一个地方,有段时间他把奖杯收了起来,但现在又拿出来了。

  师兄弟们去他家拜访,一进到书房,大家总会在那个冠军奖杯前停留好一会儿。“它有很重要的意义,我不是想要炫耀,我跟他们讲,这个东西想拿到真的很难,我们要为它奋斗。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凡尔赛,因为那段时间确实是很努力拼过了。”

  40岁前,再考虑“影帝”的事儿

  成为冠军之后,除了相声剧场,岳云鹏也开始活跃在各大综艺和电影里。

  但在过往的电影中,他大多以喜剧化的形象出现,配上略显尴尬的搞笑梗和情节,除了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追着出租车大喊“燕子”的片段,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并不深刻。

  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对电影表演没有自信。

  不过,在跨年夜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红花》里,岳云鹏饰演的癌症病人家属吴晓昧让不少观众眼前一亮。

《送你一朵小红花》剧照。
《送你一朵小红花》剧照。

  之前,好友韩延导演给他打电话,说有个角色希望他来演,他很快就答应了。“他说你不问什么角色吗?我说我相信你。”韩延告诉他,“写这个角色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我希望你能演出来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岳云鹏说,“你就调,我就听你的”。

  电影上映后,有人说,头一次感觉小岳岳可以除去喜剧概念来演戏。岳云鹏说,自己还没敢看观众们的评价。

  有时候,他也会看演员类的节目,边看边想象如果自己在台上会是什么样。“演员肯定都是想塑造角色,肯定都想让大家记住你演的每一个角色。我觉得这个梦想不能灭,让它熊熊燃烧起来。”

  但对于演戏,他自己没有太多规划,今年三十六岁的他开玩笑说,想在四十岁之前再考虑要不要考虑朝“影帝”那个方向走。

  想念观众的笑声

  前段时间,岳云鹏发了自己的新年愿望,除了自己减重20斤搭档孙越减重100斤的调侃,还有开爆笑专场、写新段子的期待。

  在特殊的2020年,线下剧场受疫情影响暂时停业,相声表演也无法顺利展开。

  去年5月20号,岳云鹏发微博感谢自己的搭档孙越。“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过去到外地演出,刚一入住酒店,他就去找孙越聊天,“孙老师倒杯茶,给我也倒一杯,我们就开始聊第二天的业务,肆无忌惮地聊,很快乐,有时候我还会逗他,不要觉得我们两个中年男人油腻或者怎么的,是真的很想念”。

  “关键是想那个舞台观众的笑声,观众的鼓掌是多么让人兴奋、激励。”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来源:受访者供图。

  《欢乐喜剧人》第七季里,他们带来了2021年的相声首秀,岳云鹏感叹两人搭档已经十二年之久。

  节目里,孙越、曹鹤阳、关九海、尚筱菊等相声演员担当助教并搭档“欢乐人”演出,作为带教老师的岳云鹏挨个提建议,讲过去的演出经历,缓解选手的紧张。

  “说实话我在我们单位基本功不能算是好的,只是靠运气走过来”,回顾这些年,岳云鹏说,“现在想想全是运气,一步一步就是巧了、巧了”。

  对节目里想学喜剧的新人们,他想说的是,没有别的路,努力就好了,不要着急,一点一点把作品演出去就好了。“因为你努力了,到时候什么都没拿到也不后悔。努力了,然后顺其自然就好。”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来源:受访者供图。

  同很多喜剧人一样,岳云鹏也有创作的压力。“有时候脑子里过一个包袱,真的挺难的。网上高人很多,他能写出很多好笑的包袱来,我们不想去抄怎么办?只能自己研究一点点去写。好在我们有这么多年的舞台经验,知道哪些技巧可以用在里面,现在还没有别的想法,我就踏踏实实写。”

  直到现在,他还会时不时翻出当年参赛的作品,不是挑毛病,而是为了找自信。有时候创作遇到困难,他就会看看,当时的观众是怎样的状态:

  比如《一封家书》里,他唱一句:“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观众起哄:“好。”再唱一句:“现在工作很忙吧”观众又答:“忙。”后来,他继续认真地唱,观众不再接词儿,他在台上唱哭了,台下也有人哭了。

  “我就给自己信心,我在写这段的时候我是走心的,观众们一定能感受得到。所以还是会一直回看那些经历,在想当时为什么有那么大信心、在找那种信心。”(完)

【编辑:李玉素】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si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